国际组织的开放获取政策

2017-06-23中国保护知识产权网

世界知识产权组织(WIPO)编辑和设计主管夏洛特.比彻姆(Charlotte Beauchamp)在上周举行的研讨会上称,开放获取是国际政府间组织的“核心部分”。不同国际组织的代表在研讨会期间指出它们越来越多地使用开放获取政策。

6月12日至16日,世界信息社会论坛峰会(WSIS)召开。6月12日,国际组织和开放获取研讨会举行。

由国际电信联盟(ITU)、联合国教科文组织(UNESCO)、联合国开发计划署(UNDP)和联合国贸易和发展会议(UNCTAD)共同组织的WSIS论坛是全世界规模最大的“信息通信技术促发展”年会。论坛由ITU主持。

一些发言者特别提到了国际组织提供的大量数据和内容。

比彻姆称,开放获取的问题比研究获取“更宽泛、更复杂”。比彻姆认为,开放获取的共同目标在于鼓励用户获取并分享内容,而且不受任何技术或许可障碍限制。

亚洲开发银行数字通信主管安德里亚.斯托扬诺夫(Andrea Stojanov)称,开放获取领域“关键的规则改变因素”是技术。

国际图书馆协会联合会(IFLA)政策和宣传经理斯蒂芬.韦伯(Stephen Wyber)称,为了给不同的社区和公众提供尽可能多的资源,图书馆一直在努力争取更多的开放获取。

韦伯称,信息获取是“发展的驱动因素”。他还称,更好的信息获取是个人创造更加创新的社会的“关键因素”。韦伯说,图书馆越来越多地注重让信息变得“相关、有用”。

世界卫生组织(WHA)版权、许可和外部出版业务主管伊恩.科塔特(Ian Coltart)称,WHO的传统方法是保留所有出版相关的权利。他还称,WHO必须允许对内容进行再利用。

UNESCO出版和品牌业务主管伊恩.丹尼森(Ian Denison)称,2003年的《柏林宣言:开放获取科学与人文学知识》和2012年的《开放教育巴黎宣言》是开放获取的里程碑。

丹尼森称,缺乏内部质量控制框架是国际组织一直无法采用开放获取政策的原因之一。另一个原因在于缺乏适用于国际组织的开发获取许可。丹尼森称,2013年许多国际组织批准了一项新许可,这是WIPO和和经济合作发展组织(OECD)的合作成果。

韦伯称,WIPO和UNESCO等国际组织选择支持开放获取是“一个非常强烈的政治信号”。

科塔特在会议上称,WHO旨在弄清开放获取许可对出版的影响。他说,其目标并非掌控内容的再利用,而是要证实信息是否真的对所有人都开放并了解人们是如何使用开放数据的。

欧洲核子研究组织(CERN)开放获取主管萨尔瓦多.梅莱(Salvatore Mele)称,CERN最近将通过开放获取获得的论文平均下载量与通过非开放获取获得的论文的平均下载量进行了比较。结果清楚显示,科技论文在开放获取之后的引用次数达到了2倍或3倍之多。

梅莱称,但CERN的实验需要大量资金,这些资金都是由过去几年成立的基金提供的。梅莱说,实验数据采用开放获取将削弱投资者的动力。CERN在完成实验几年后找到了一种折中方式,即公开一半的数据。

欧洲航天局(ESA)跨媒体协调和战略顾问马可.特沃特罗(Marco Trovatello)称,他“完全同意”CERN掌控投资者动力的方式。

亚洲开发银行的斯托扬诺夫称,人们通常低估持续利用正确的元数据公布数据所需要的工作量。她还说,亚洲开发银行跟踪数据的使用,但从未提及用户是否知道跟踪的事情。

开放网络的开放数据(Open Data for Development Network)对不同类型开放数据的用户进行了调查。斯托扬诺夫称,定性研究很好地证明了人们其实在使用开放数据。

维基常驻UNESCO记者约翰.卡明斯(John Cummings)称,维基解密是一个让各种来源(如国际组织)的图片供许多观众使用的平台。卡明斯说,报社经常称赞所使用的维基解密图片,但维基解密并不拥有维基网站上图片的版权,只是敦促用户要合理引用图片。科塔特认为,缺乏贡献是人们使用内容困难的主要原因之一。

WIPO版权法律部门的法务专员保罗.兰特里(Paolo Lanteri)在会议上称,WIPO只对自身拥有的材料授予许可,但对于成员国所拥有的文件不会授予许可,除非成员国允许WIPO这么做。兰特里称,国际协议都处于公共域内,不存在许可一说。

一些发言者强调称,数据不能获得版权。兰特里称,CC3.0许可是政府间组织的一项版权许可,而且根据它的规定,数据无法获得保护。梅莱称,CERN对于数据采用了一项CC零许可。这等于放弃了所有版权和相关权利,即材料都处于公共域内。

图片开放获取存在风险——这些图片可能被再次用于烟草或酒类饮品的大型广告活动中。特沃特罗称,如果真的是这样,隐私权和人格权就开始发挥作用了。

科塔特称,WHO对于私营企业使用信息持谨慎态度,因为这可能会影响组织的独立性。他还称,WHO现在将CC BY许可作为外部出版的默认许可,而且某些出版的许可限制更严。

科塔特称,WHO试图缓解人们对WHO的材料进行再利用时出现的问题。兰特里说,全世界范围内根据开放获取许可再利用内容几乎不会遇到诉讼风险或其他问题。(编译自ip-watch.org)

公告栏